健康资讯正文

“奶妈”重新走俏可否代替奶粉?

  记得几年前奶妈在争议中高调重出江湖,可不久后,许多家政公司就悄悄取消了这一业务。原因无非是因为“奶妈”作为一个旧社会存在的职业,多少有点“剥削”色彩,这让许多人在道德上无法接受。不过,在我看来,取消奶妈其实无关道德,更多的还是需求有限。道理很简单,在很多地方,同样也带点“剥削”色彩的人力车,就因为旅游开发后,市场有需求而做大做强了。何况,就算从道德上看,奶妈也并非全是苦大仇深的。比如,诗人艾青就曾饱含深情地写下过《大堰河,我的保姆》;清朝封疆大吏曾国藩,在奶妈死后写了一副挽联:“一饭尚铭恩,况保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千金难报德,论人情物理,也当泣血三年。”这可以说是对奶妈的公允评价;著名学者于丹不也被人民群众亲切地称呼为“文化奶妈”吗?

  一般来说,现代妈妈都知道母乳喂养好的道理,但凡不喂奶的妈妈,除了极少数顾及自身形象和实在没奶之外,大多数算的是经济账。如果奶妈的月收入高达万元,自然也没多少人能消费得起。

  可见,“奶妈”解决不了奶粉的问题,要让大多数工薪家庭的孩子们有奶喝,还得靠奶粉。希望笼罩在国产奶粉行业上空的乌云能快快散去,重树市场和消费者的信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