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正文

来陪我吧

星期天,笑笑和王玲一起参加了好朋友天禧的葬礼。大家对于天禧去世的消息都很是震惊,没想到他居然会自杀。特别是笑笑,从小和天禧长大,无法接受他已经去世的消息,她不明白天禧为什么会自杀。看着天禧的遗照,笑笑很是难过。

就在这时,她看到遗照里的天禧居然在说话。因为距离有点远,所以她看不清他在说什么。笑笑立刻走上前,想看个清楚,却被王玲拉住:“你怎么了,现在正进行葬礼仪式,你不能过去。”

“天禧好像有话要说,我看到他的嘴巴在动。”笑笑的话让大家疑惑的看着她,以为她疯了。王玲见状,只好将她先送回了家。

回到家,笑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有睁开的眼睛,流出的泪水和随着呼吸起伏的胸膛还证明她活着。王玲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很难过,没想到天禧对她来说这么重要。但人总是要活着的,王玲帮笑笑做了饭,硬是拉着她起来吃东西。

笑笑坐在饭桌前,样子依旧是呆呆的。她想起天禧去世前一天还要她做自己的女朋友,自己当时还说要考虑一下,没想到第二天天禧就自杀了。她很是懊恼,懊恼自己居然没答应他的请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笑笑竟然看到天禧坐在自己面前,那温暖的笑容是那么的熟悉,好像他从没离开过。

“天禧,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笑笑又惊又喜的看着他,伸出手就要抓住他,可天禧却突然消失了。笑笑紧张的立刻站起来,四处寻找天禧的身影。王玲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她那到处寻找天禧的样子很是紧张,上前把她拉到了餐桌旁。

“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天禧已经…”话还没说完,整个家突然就停电了。外面依旧明亮,只有她们家是黑的。王玲立刻去看看总开关,发现并没有跳闸,可无论怎么弄,家里就是没有电。她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停电的,就听到笑笑不停的叫天禧的名字。她担心笑笑有危险,立刻跑过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发生的事,她的确无法理解,因为她看到,天禧正将笑笑抱在怀里,笑笑已经哭得一塌糊涂。王玲有点蒙了,不知道眼前这个天禧到底是真实,是幻觉,还是别人假扮的。

“王玲,谢谢你照顾笑笑,要和我们一起吗?”天禧的话,让王玲很迷茫,她不明白天禧说的一起是什么意思。还没反应过来,天禧就带着笑笑,缓缓的飘过来:“来吧,我带你去一个新的世界,你会喜欢那里的。”王玲也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眼前呼的出现一条白色的通道,3人一起走了进去。

走了大概5分钟,通道就消失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漆黑的石子路,周围站满了人,每一个都是全身血淋淋,哭着喊着向他们伸出手。王玲和笑笑看到这些人都吓坏了,天禧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带着她们继续往前走。

“天禧,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带我们来啊?”笑笑觉得这里的气氛很诡异,走的每一步都胆战心惊的,紧张的拉着天禧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留下了。

“别紧张,死人的世界,你们很快就会喜欢上的。”天禧说的话,让两人顿时停住了脚步。死人的世界?难道说她们已经死了?王玲和笑笑惊呆了,看着天禧,又互相看了看。就在这时,天禧毫无预警的转过身,两人看到他头上裂开了一个大洞,血不停的从那儿流出来,都吓得大叫起来,转身就要逃,却被天禧无限延长的手臂抓住。

“你们逃不掉了,我在下面真的好寂寞啊,你们都下来陪我吧。”天禧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狰狞,似笑非笑的从后面看着她们,两人的神经已经达到了最紧绷的状态,不停的乱叫。可她们并没有能力挣脱天禧的手,反而被他拖到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你们现在的确还没死,可我不会让你们的灵魂再回去的。我在这里一个熟人都没有,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你们必须来陪我。”天禧头上的血越流越多,竟然逐渐的将这个密闭的空间填满,慢慢从裤脚上升到膝盖,再从膝盖上升到腰部,甚至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王玲和笑笑吓得嘴张得大大的,惊恐的看着四周。那股浓重的血腥味,让两人的胃都如排山倒海般难受,几乎要被呛死了。

可就在这时,两人却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这时她们才发现,自己是被好朋友张琦送来医院的。

张琦见两人醒来很是开心,连忙叫医生。等医生检查完离开后,两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张琦告诉她们,自己本来是想找笑笑聊天的,可到了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并没有关。她好奇的走进去,才发现两人都躺在浴缸里,水已经把两人给淹没了。她连忙将两人拉出来并报了警。

笑笑和王玲为自己的劫后重生赶到很庆幸,连忙谢谢张琦。

“不用谢我,难道你们忘了吗,我已经死了。我救你们,是因为我要你们陪我。”张琦的话,让两人由开心转为惊讶,再变为害怕。她们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抢着要她们去地狱陪她们。两人立刻下床,就要跑出这个房间,可门口竟站着天禧。

“既然我们都有一样的目的,不如商量一下,一人挑一个吧。”天禧边往病房里走,边把门关上,断了笑笑和王玲的后路。

“这个主意也不错,我就选王玲吧。”边说着,边往王玲的手腕上划了一刀。王玲是个血友病患者,血液就如泉涌般不停往外流,止也止不住。笑笑看到这一切,着急着就要上去帮她止血,却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缝在一个玻璃箱内,王玲的血液就好像受到了什么指引似的,开始不停往玻璃箱里灌。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的生命在自己面前一点一滴的流逝,却没有任何办法阻止。

第二天,出门的人都闻到笑笑家有浓重的血腥味,连忙报警。打开门,大家看到王玲已经割腕自杀,而笑笑则淹死在浴缸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