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正文

青蛙复仇

  明代洪武年间,幽州城有一个叫林若水的买卖人。甭看林若水长得其貌不扬,可他的夫人兰思却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

  不知道为什么,近些日子以来,兰思老是觉得精神恍惚,心神不宁。白天精神气足着呢,可是太阳一压山,她就觉得自己的身子瘫软无力,非得躺在床上先睡上一觉不可。林若水把郎中请到家里给她把脉,郎中只是说兰思身子有些虚弱,调养一些日子就好了。

  倒是丈夫林若水非常关心她,问寒问暖,不离左右。甭看丈夫容貌丑陋,可对她却体贴入微,兰思感到非常的满足和幸福。她常常想,自己能够嫁到林家,也是前世修来的造化。

  兰思本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十八岁的时候嫁给了第一个丈夫白老七。她和白老七青梅竹马,自小就订了娃娃亲。夫妻感情非常的好,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新婚的第三个年头丈夫就遇难了。

  那时候,由于家贫,又刚开始成家过日子,所以,一切都得自己创。白老七就和她现在的丈夫林若水一起到南方去做买卖。想起和林若水的相识,还有一段故事呢。

  一天,兰思去井边打水,可是她身娇体弱,再加上井台结冰,差点滑倒在地,林若水帮着她将水打了出来。她当时也并未在意,只轻轻地谢了一句就挑着水回家去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丈夫白老七笑着告诉她说,他要去关里贩运丝线。兰思就问丈夫哪来的本钱,白老七从褡裢里掏出几锭银子来说,这是他的一个朋友借给他的本钱。如果买卖做得好,他和他对半平分。这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儿,兰思就问那个朋友是谁,白老七说:“明天把他领来,你不就知道了吗?”

  兰思纳闷,就问丈夫:“人家干嘛对你这么好啊。”白老七憨厚地笑了笑,说那个人喝醉了酒,趴在水沟里,是他将那人扶到了道旁。那个人酒醒后,拉着白老七的手非要拜把子不可。

  打那儿以后,两个人时常在一块喝酒,交情越来越深厚。当他得知白老七家里很贫穷,就说:“兄弟,关里的丝线相当的便宜,你若将关里的丝线运到咱们北方来,可赚几倍的利钱。”

  白老七说他没有本钱,那人爽快地说,本钱他出,赔了算他的,挣了就对半平分。听罢了丈夫的叙说,兰思想,天底下知恩图报的人不多,这个人一定是个谦谦君子。可直到丈夫去关里,那个合伙人也没有出现。没事儿的时候,兰思就在想,这个合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白老七果然赚了钱,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兰思就对丈夫说,咱们赚了钱,得好好谢谢人家才是。白老七点了点头,第二天就把那个合伙人给带来了。一进门,兰思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儿见过。

  白老七介绍说,他叫林若水,是城里走南闯北的一个买卖人。林若水彬彬有礼地和兰思打着招呼,一见林若水的神态,兰思忽然想起,这个人曾帮她打过水。可是丈夫在场,他们彼此谁也没有说破。

  后来,两个人又一起去了几次关里,都赚了钱。兰思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老七却出事了。

  这一天,兰思正在家里刺绣,林若水抱着一个红木匣子哭着走了进来。林若水告诉兰思,他和白老七走到半路上遇到了打劫的强盗,白老七为了掩护他,遭到了强盗的毒手。由于天气炎热,实在是无法将尸体运回,林若水就出资将白老七的尸骨给火化了。

  看着林若水痛哭流涕的样子,兰思一下子就昏死了过去。林若水拿出一百两银子作为白家的日常用度,白家人对林若水感激不尽。

  不到半年,白家将老本花光,白老七的父母便琢磨着让儿媳妇招一个丈夫入赘,林若水阻止说:“不可招人入赘,如果遇到一个性情粗暴的人,反而更添麻烦。不如守节,如果缺少家用,和我言语一声便是。”林若水说着掏出一张二百两的银票放在了桌子上。白家见状,都夸林若水是个重情讲义的人。

  又过了一些日子,白家人将林若水送的那二百两银子花光了,再次提出让儿媳妇兰思外嫁,想得些彩礼度日。这事儿不久就传开了。

  这天,来了个媒婆,就问兰思的公公和婆婆:“儿媳妇要出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家为好啊?”

  白家公婆说:“只要是正经人家,彩礼高一些就可以了。”媒婆子一听就拍手乐了:“我倒认识一个人,正想找个二房过去给他生儿子呢!”白家公婆就问媒婆子男方是谁,媒婆子就说:“这个人你们认识的。”

  接着就说出了林若水来。白家公婆一听就乐了,让兰思嫁给他再合适不过了。他们本来就熟悉,亲上加亲,岂不更好?就把这事情和兰思说了,兰思犹豫再三,最后只好点头答应了。

青蛙复仇

  新婚之夜,林若水望着如花似玉的兰思,拥着兰思说:“还记得那一年冬天井台相遇吗?其实,那时候我就看上你了。”婚后,林若水对兰思异常的好。尽管兰思对林若水的外表有些厌恶,可是日子久了,也感受到了他对她的好,就死心塌地地跟他过日子了。一年后,兰思就给林家生了一个儿子,林若水对她的感情就更好了。

  这天晚上,天刚有些黑,内当家兰思就早早地睡下了。正在似睡非睡之时,兰思就觉得房门开了,更让她惊奇不已的是,白老七打外头走了进来。白老七走路平时风风火火,可此时一点声息都没有。她当时的心里非常明白,白老七不是死了好几年了吗?怎么在这儿出现

  她蓦地反应过来,这是白老七的鬼魂!不过,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她当时没有害怕。白老七的鬼魂走到她的头前,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哀怨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就不见了。

  打这天晚上开始,一连多日,兰思就在似睡非睡之时看见白老七的鬼魂在屋子里飘来荡去,让兰思惊异不已的是,白老七的鬼魂并不吓她,除了白天有些精神不振外,并没有什么不适。有时候还和她共眠一处,这时,兰思就好像又回到了和白老七在一起的日子。阴阳两界,人鬼殊途,竟没有阻隔缠绵的爱!有时候,想起和白老七在一起的时光,兰思就会黯然神伤。她并没有将白老七的鬼魂和她在一起的事情告诉林若水。有白老七的鬼魂相伴,也多少使她愧疚的心有了一丝慰藉。

  兰思和白老七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娃娃,两家住在对门儿,因为两家大人非常要好,就给他们订了娃娃亲。白老七性格内向,非常腼腆,有时候害羞得就像一个姑娘。她和白老七之间的一些情事,多半还是她主动的呢!形容她和白老七之间的关系,就是根和绿叶的关系。可以说,白老七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老七竟离她而去。这对她来讲,无异于晴天打了一个霹雳。

  白老七死后,她觉得天都塌下来了。她准备为丈夫守一辈子节,可是贪财的公婆却狠心地将她推出门去。虽说林若水对她很好,可她的心里仍时时忘不了白老七,这次白老七的鬼魂意外地出现在她的幻境里,她不但不害怕,相反却还有一丝惊喜。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白老七的鬼魂竟一反往昔的沉默无言哭泣着和她说话了。

  这天午夜,林若水被一个朋友请去喝酒还没有回来,兰思躺在床上,忽见门和往常一样不推自开,兰思就知道,白老七的鬼魂又来和她约会了。一阵温存的缠绵过后,白老七的鬼魂突然哭着说:“兰思,我死得好冤呀!”兰思忙问:“老七啊,你究竟是怎么死的?”白老七的鬼魂叹了口气说:“兰思,天机不可泄露,有些事情全在你自己品了。要不是我这些日子沾上了一些你的气息,我怕是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呀!如果你想知道我的死因,明天正午,院中的荷花池,自会有分晓。”兰思正想问个究竟,白老七的鬼魂一闪,不见了。

  第二天中午,兰思坐在荷花池边望着水面上的荷花想着昨天晚上白老七的鬼魂和她说过的话正发呆呢,林若水走了过来。林若水就问兰思在想什么呢,兰思说没什么,林若水说:“夫人,我见你近些日子精神恍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在瞒着我?”兰思摇了摇头,继续望着荷花池发呆。

  这时,一只青蛙突然浮出水面,坐在荷叶上不住地鸣叫。兰思本来就心里慌乱,听见蛙噪,心里就更加烦乱了,于是拾起一粒石子扔在了荷花池,那只青蛙落水片刻后又跃到那片荷叶上冲着兰思大声地鸣叫,好像有意和她作对似的。

  兰思越听心里越烦,就拿起身边的一只竹竿,照着那只青蛙就砸了下去。兰思本以为将青蛙吓跑也就达到目的了,谁想到这竹竿竟然不偏不歪正好砸在青蛙的身上。青蛙沉入水中,又露出头来挣扎。兰思心里就动了气,又操起竹竿想把这只青蛙给砸下水去,可是这次青蛙却四脚朝天,翻起白肚皮死了。

  哪知林若水一见,借着酒兴哈哈大笑:“我与你做了十多年的夫妻,看见青蛙不由想起一段前情,来人,备下文房四宝,我要赋诗予夫人。”丫头拿来文房四宝,林若水持笔写道:

  当年井台见钟情,意欲谋她到我家,大凌河口推下水,几棒当头竟似蛙。

  林若水写罢这首诗,还在下边落了款。兰思这才恍然大悟,白老七的鬼魂是在借蛙暗示自己被害的原因。他一定是在大凌河口被林若水推入水中谋害的,林若水就是利用这条毒计得到她的。兰思拿起林若水的诗稿跑到了县衙,县官一看,将林若水法办了。

  大堂之上,林若水对害死白老七之事供认不讳。可是林若水怎么也弄不明白,那天写诗的时候,明明看见白老七从那死蛙的身上走出来,然后大脑就一片空白,究竟这几句诗他是怎样写的,他当时都说了些什么,他一概不知。

  当他稀里糊涂被带到县衙,县官出示那首诗的时候,林若水这才知道,定是白老七的冤魂不散,借蛙喻事为自己报了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