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正文

完美宠婚腹黑老公呆萌妻免费阅读

《》男女主是纪小念白晏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缓和了好一会儿,纪小念方才把心头的不悦压了下去,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方妙龄,道了一句,“那恭喜你啊,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完美宠婚腹黑老公呆萌妻》精选:

白晏认自己的室友方妙龄做了他的妹妹。

这事儿,纵然让纪小念心里不舒服,但想想,那毕竟是晏哥哥救命恩人的女儿啊,他对方妙龄的好,都是源自于报恩,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纪小念,不要去在乎。

缓和了好一会儿,纪小念方才把心头的不悦压了下去,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方妙龄,道了一句,“那恭喜你啊,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而且,这凤凰刚到枝头,整个人都变了。

变得高傲,变得看不起人,甚至有了明显的独占欲了。

“哼!”

方妙龄又是一声冷哼,盯着纪小念,语言犀利,“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让你来恭喜我的,我是想让你知道,不要白日做梦,再去勾引他了,他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人,懂?”

彼时的方妙龄,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公主,站在纪小念面前,气势逼人。

完全没了曾经是孤儿的时候,那般随和了。

然,纪小念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儿。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摆谱装大牌。

方妙龄不三番五次提醒还好,她这三番五次单独气势汹汹的在她面前提醒她,她就不愉快了,抿了抿唇,冷眼迎上她轻蔑的目光,她哼笑道:

“如果我说,我就喜欢白日做梦,我就非要去招惹他呢?”

在这个世界上,连晏哥哥都拿她没辙,这突然冒出来的假千金,又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装大小姐。

她纪小念,还就不吃她这套了。

“你……”

方妙龄见她不死心,气得脸红,“纪小念,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也不看看你算什么东西,白教授会看上你?”

“我是不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吗?”

“你……你……”

方妙龄气得脸都绿了,瞪着纪小脸,尤其是看见她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儿,她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可想想,她干吗要跟她置气呢!

不值得啊。

好似想通了一样,方妙龄深呼吸一口气,盯着纪小念道:

“是,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白教授就看上我了怎么办呢?人家就指定我去做他妹妹了啊,还说以后我要什么就给我什么,纪小念,我算是看清你了,这个星期跟白教授回家,我就告诉他,让他跟学校说让我换寝室,我才不要跟你这种不要脸……”

“啪!”

方妙龄话还没说话,脸颊上,蓦然传来一阵响亮的耳光。

她顿时哑语,吃惊的看着跟她一般高的女孩。

纪小念抿了抿嘴唇,打了她一耳光,心情大爽,笑着道:“这一巴掌,是让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儿,我要不要脸,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嗯,我也算看清楚了,人的秉Xing,还真是善变,恭喜你,变得跟朵白莲花一样高贵美丽了!”

说完话,她笑靥如花,眨巴着大眼睛,等着面前这朵白莲花反抗。

她才不怕跟人打架,反正打架这种事,以前又不是没干过。

方妙龄震惊的看着纪小念,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让她委屈的想哭。

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她捂住脸颊,拉开宿舍的门,跑了出去。

纪小念见她跑走了,耷拉着肩膀,悻悻的回到自己的床铺前坐下,等着灾难降临。

果不其然,没半刻中,就有同学推开了宿舍门,探头对宿舍里的纪小念喊,“纪小念,教导主任让你去下他的办公室。”

纪小念无所谓的耸耸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去就去,谁怕谁啊。

大不了,给她记个过嘛!

只是,去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途中,陆易飞突然冒出来,搭讪道:“脸色这么差,这是要去哪儿呢?”

纪小念停下脚步,看着面前漂亮得不像话的男人,她突然就不想去教导处了,嗯,想出去,去那种喧嚣的地方,好好的玩玩。

“没什么,你今晚有什么事吗?”纪小念问道。

陆易飞皱起眉头,掂着下巴想了想,“貌似,好像,应该没什么事吧?小念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呢?”

“既然没事,那我们去酒吧吧?”

“酒吧?”

“对啊,你知道的,我刚失恋,不对,恋爱都没谈,何来失恋之说,反正,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去喝酒吧!”

什么教导主任,都滚一边去吧!

“臭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了,好吧,既然你都邀约了,我没道理不去,走吧,我们开车出去。”

暧昧的点了下纪小念的鼻尖,陆易飞伸手搭在她的肩上,邀着她朝着停车场走去。

俩人上了跑车,很快就消失在校园里了。

当然,教导主任见纪小念半天不去,大发雷霆了,叫了不少学生,满校园的去找纪小念。

结果,没找到。

第二天上午了,还是不见纪小念出现,打电话也关机。

教导主任怒了,给纪小念的家人打电话。

上午九点,纪沉跟白晏正在办公室里谈公事,手机忽然响起,纪沉罢手打断白晏的话,“抱歉,我接个电话。”

拿着手机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他按下接听,还没开口,对方问道,“请问是纪小念的哥哥吗?”

纪沉一听对方提到自己的妹妹,心下起了重视,应道,“嗯,我是。”

“你好,我是宁大教导处的主任,是这样的,纪小念在学校打了人,我本来想找到她谈谈的,结果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出现过,你看看,你能不能联系到她,她这样逃避责任,事态很严重的。”

教导主任说得气愤填膺的样子。

纪沉听了,到觉得格外的新鲜。

他忍住没笑出声来,回道:“好,我这就去联系她。”

直接挂了电话,他没马上打电话给纪小念,而是走到白晏面前,笑着道:“真是稀奇了,小念竟然在学校打了人,还跑了,你说,到底谁会这么不长眼,去惹她啊?”

他家小丫头,他纪沉是再了解不过了的,若不是对方做了什么太过分的事,她不会乱打人的。

白晏面无表情,“你还好意思笑,难道不是应该赶紧打电话问问人在哪儿吗?”

相关阅读